您好,游客 登錄 注冊 站內搜索
背景顏色:
閱讀論文

論德育活動中的習慣性表達及其邊界

來源:論文聯盟  作者:谷彥慧 [字體: ]

論德育活動中的習慣性表達及其邊界

人與人的交往離不開語言,正是因為語言的存在,人類得以相互理解,文化得以創造和傳承。而作為信息傳遞與價值表達的載體,語言由符號構成,人類正是通過符號來生產并再生產文化,即卡西爾的著名論斷:人是“符號的動物”[1],所以符號作為中介對于社會文化的發展具有重要作用。符號并非天然存在,只有當它表達一定的意義時,對于其創造者與接受者而言才能構成交往的有效途徑,所以,符號與意義之間的關聯是值得我們關注的。通過對這一關系的分析不僅可以呈現出社會文化的現狀,同時也能描繪出自一個符號產生到其所生產(或再生產)的文化的動態過程。通過觀察學校德育活動中的語言表達,我們同樣可以看到其中所進行的價值傳遞樣態。
  一、質疑:德育活動中的習慣性表達
  在日常生活中,我們會自然地將一些符號與一定的含義聯系在一起,例如提到“國旗”,我們會自然地聯系到“愛國”,這些習以為常的聯系正是社會生活中的習慣性表達。在學校的德育活動中亦存在這樣的例子。
  (一)“讀重要的書”
  對于學校而言,設計文化墻是德育活動的重要環節,尤其在基礎教育階段,教育者常常希望“每面墻壁都說話”。筆者參觀過一所小學,在該校德育主任重點推薦的一個班級里,作為講解員的小女生熟練地介紹著他們的班級文化墻(以儒家文化為主題設計)。當問及墻上手抄報的內容時,這位女生先是有些困惑,隨即乖巧地解釋,主題是老師定的,內容是家長選的。之后,她有些自豪地說,她們班的同學都喜歡讀經典,不看漫畫。筆者問她是否喜歡看漫畫,女生猶豫了一下,堅定地說:“不喜歡,我們喜歡看重要的書。”筆者繼續追問什么是重要的書,她思考了一會兒說“名著”,旁邊的女生補充道“有學問的”。
  這位只讀“重要的書”的小學女生給筆者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筆者很難判斷她是否真的不愛看漫畫,也不能斷言只有看漫畫才是小孩子的本文由論文聯盟http://www.eropsu.tw收集整理常態。但在這次顯然有“表演”痕跡的介紹中不難看出,當學生處于一種充斥了價值表達的符號空間中時,這一價值似乎被學生自然地接受了:即使不理解意思,也可以在老師、家長的協助下完成作品;或許有遲疑,也自然地認為要讀“重要的書”,而這個“重要”的內涵已經由成人確立。
  (二)“紅領巾是烈士的鮮血染紅的”
  在小學,少先隊在很大程度上是象征先進的群體,而成為少先隊員、佩戴紅領巾,也曾經是十分光榮且神圣的事情。在少先隊教育中,紅領巾是“用烈士的鮮血染紅的”,這樣的表述被用來喚起學生對革命英雄的崇敬、對祖國的熱愛。
  這種表達至今仍被沿用,但是這一表達背后的敬畏感卻似乎正在減弱甚至消失。事實層面,不斷生產的紅領巾本身不可能是被鮮血染紅的,更不可能是烈士的血,這不符合事實,只是修辭的游戲;價值層面,革命烈士離學生的實際生活較遠,長期使用類似的“大詞”,會使學生言不由衷。[2]
  基于對這種表達的質疑,另一種戲謔的表達產生了:紅領巾就是一塊紅布。現代社會對傳統權威的質疑很多,在試圖解構這些權威表述時,一種常見的做法便是解構神圣性,但這樣“擊碎”的僅僅是所謂的“權威”嗎?在學校德育活動中,當我們將原本“由烈士的鮮血染紅”的紅領巾解構為“一塊紅布”時,我們能夠傳遞給學生的價值是什么?
  在學校德育活動中,上述兩種習慣性表達同時存在,構成我們處理價值表達的兩個方向。一方面,我們簡單地將我們認定的價值輸出給學生;另一方面,對于一些傳統的價值表達簡單地提出質疑。顯然,這兩種處理方式對于德育活動中的價值引導而言存在一定的局限性。那么,面對這樣的習慣性表達,深入分析其背后的邏輯、進而提出新的處理方法是亟待解決的問題。
  二、建構:習慣性表達的邊界分析
  如上文所述,習慣性表達作為一種語言符號,總是與創造者試圖表達的價值相關。當符號和價值之間形成固定的聯結時,“神話”便形成了。德育活動中的習慣性表達使表達中的事實部分與特定價值相聯系,由此形成了現代意義上的神話。
  現代神話這個概念由羅蘭·巴特提出,是指“一種傳播的體系”[3],它的創造者在傳播之初已經預設了動機,所以,當人們接收到這個經過加工的內容時,甚至可以忽略傳播內容就自然聯系到特定的價值。例如,在一幅名為“愛國”的畫作中,我們看到的事實是:一群孩子簇擁著國旗。而我們往往會自動地表達為:人民熱愛祖國。在這個過程中,圖畫本身的內容已經不重要,它已經近乎自然地導向了“愛國”這一價值,這就是神話形成的過程——使需要推導得出的價值成為事實而被接受。
  德育活動中,人們對于一些“流行”的盲目追逐,形成的正是對這些習慣性表達的自然接受;而對于傳統的質疑甚至顛覆,則源于對習慣性表達的反思和解構。在學校德育中,這兩種相反的情形同時存在,共同指向德育活動中意欲進行的價值傳遞,所以,我們需要對習慣性表達的邊界進行界定。
  (一)習慣性表達的危險性
  當符號發展為神話時,形式遠遠重于內容,接受者“自動”地對意義進行闡發,原本結合于一體的形式與內容間的張力擴大,極端的表現就是二者的脫節。
  學校為了形成育人的氛圍,往往將整個校園裝扮成一個封閉的意義空間,其中充斥著各種“育人”的裝飾:貼滿墻壁的名人名言、教室前方的國旗、“以學生為本”的一輪又一輪的活動展示。教育現場的“育人”體系以形形色色的活動和標語構建出一副熱鬧的場景,但豐富的形式并不意味著充實的內容,一定程度而言,這些“熱鬧”本身成為了教育者的目的,其存在的目的在于使學校自然地成為一個具有德育意味的空間。

歡迎瀏覽更多論文聯盟首頁語言論文德育文章
收藏 & 分享 推薦 打印 | 錄入:pyuanmm

本文評論   查看全部評論 (0)
表情: 評論表情符號選擇 姓名: 字數
點評:
       
評論聲明
  • 尊重網上道德,遵守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各項有關法律法規
  • 承擔一切因您的行為而直接或間接導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責任
  • 本站管理人員有權保留或刪除其管轄留言中的任意內容
  • 本站有權在網站內轉載或引用您的評論
  • 參與本評論即表明您已經閱讀并接受上述條款
內容分類導航
内蒙古时时彩快3